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殡葬资讯 > 丧葬文化丧葬文化

一纸春秋(心泉)-为你痴狂(六十二)

管理员2020-01-16【丧葬文化】人已围观

简介在从护坡上下来之前,我本想拿掉那根出入校园的证据,就在准备取下树枝的时候,脑海里忽然跳出《水浒》里武松血溅鸳鸯楼故意在墙壁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的情景,虽然我不能和武松相比,却也激情豪迈起来,索

  在从护坡上下来之前,我本想拿掉那根出入校园的证据,就在准备取下树枝的时候,脑海里忽然跳出《水浒》里武松血溅鸳鸯楼故意在墙壁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的情景,虽然我不能和武松相比,却也激情豪迈起来,索性随它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是后来那棵树真的威胁到了院墙的安全;很多年后,当我再一次路过那里的时候,发现那段院墙似乎还是老样子,但那棵树却已经不复存在。

  下雪的夜晚如同白昼,雪夜下的一切黑白分明,方圆几里之内俱都一目了然;看着眼前雪花飘飘的世界,我感觉心胸立时宽敞了许多。大摇大摆地走在回那地方的马路上,我迈着兴奋轻盈的步伐,就像胜利归来的抗联战士,行进在皑皑雪原中。

  在那地方,我们一起见证过春色的清新,也一起见识过花季里盛开的花朵;在那地方,我们一起迎来过山雨欲来前的狂风,也一起感受过烈日炎炎下的七月流火;在那地方,我们一同珍惜过久别之后的欣喜重逢,也一同经历过难舍难分时的那份秋瑟;而这一次,在寒冷的冬季里,却只有我一个人欣赏它的银装素裹。

  枯草叶上那沉甸甸的白雪,仿佛一簇簇盛开的鲜花;低矮的树丛全身挂满洁白的棉絮,就像一个个憨态可掬的雪人;黑黑的槐树披着白色雪衣,活脱脱一副浓墨的风景画。凝望着这一切,我不由得赞叹:真是美啊!这风景要是你也能看得见该多好啊!

  凌晨两点多,我离开了那地方,又来到了十字路口,暑假的时候,曾经在那里呆过。只不过有所不同的是,那一次我来回走动是为了躲避蚊子叮咬,而这一次则是为了取暖。

  雪越下越大,街上的路灯就像是顶风冒雪中人们点亮的一盏盏灯笼,放眼望去,仿佛俱是絮白纷飞的世界。身边摊位铁板上的积雪已经足足超过一寸,看着它们,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那篇散文《雪》,下意识地抄起一把雪,确实像粉又像沙的不粘连,只有用力才能勉强把它们攥成一团。

  那天,我一直坚持到凌晨四点半钟左右,想起雪天的路上一定很滑,才不得不提前骑车回家。走到生活区外的马路上,我特意转回身眺望了一眼,整个镇子都笼罩在莽莽的白雪之中,雪压枝头,簇簇绽放,真有“一夜春风过,万朵梨花开”的感觉。

  平时两个小时的路程,那天多用了将近一倍的时间。当我回到家时,已经变成一个身披冰甲的雪人;站在家门前轻轻拍了几下衣襟,“哗啦、哗啦”掉下不少晶莹剔透的冰片。

  老妈已经扫出了通道,问我为何那么早就回家了;我只匆匆回应一句放假了便奔进里屋,拉过被子便倒头大睡。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家的温暖是那么好,虽然缩在被窝里依旧有些瑟瑟发抖,但心却滚烫滚烫。

  那一天是我们分开刚刚一年之后没过几天,入冬还不到半个月,就下起了那一年的第一场雪,以后再也没有那么早过。

聚合标签:一纸春秋

有用+1! ()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客服在线

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