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殡葬资讯 > 丧葬文化丧葬文化

一纸春秋(心泉)-为你痴狂(五十七)

管理员2020-01-16【丧葬文化】人已围观

简介 从厕所一出来,我故意放缓脚步,一边躲闪着过道里经过的那些同学们,一边悄悄观察着学校的东院墙;过去车棚和你们班相连的东耳房之间还隔着一段很高的院墙,现在那墙拆了,也盖了车棚,再往前走就进入了院落,即使能绕到后边

   

    从厕所一出来,我故意放缓脚步,一边躲闪着过道里经过的那些同学们,一边悄悄观察着学校的东院墙;过去车棚和你们班相连的东耳房之间还隔着一段很高的院墙,现在那墙拆了,也盖了车棚,再往前走就进入了院落,即使能绕到后边也不敢过去。怎么才能到我们两个班的后边呢?无奈之下我又返了回来;最终还是选择了厕所和车棚之间的那段院墙,因为那里只有一人多高,从那里爬到车棚顶上可以说毫不费力。只不过因为距离女厕所的门有些近,出于顾忌,并不是当时的第一选择。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趁着过道里前后没有人的那一瞬间,我极其麻利地窜上墙头,随即迈上车棚的房顶;为了不被下面的人轻易观察到,我弓着腰沿着房顶斜坡上的瓦脊,特意来到房顶的中间位置才赶紧趴了下来。
    甫的达到意愿,惊魂未定,我趴在房顶大气都不敢出。虽然刚才十分紧张,但依然小心谨慎,因为身后的屋檐下就是建在高坡上的院墙,离地面足有四、五米高,倘若失足掉下去可真不是闹着玩的;即便如此,我前前后后也只仅用了不过几秒钟而已。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没有听到异常的动静,我这才判定真正安全了;刚想活动活动手脚,忽听下面传来几个女生的说话声,听脚步声是奔着车棚来的,便又屏声静气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她们很随意地聊着天,然后就是开锁推车的声音,原来是提前回家;只不过听不出是哪个班的,更不知道是谁。
    等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我才大胆地抬起头观察起来;发现我所待的位置虽然处于黑暗之处比较安全,但却什么都看不见,要想有所收获,必须要到那有灯光的地方才行。
    当我潜行到这排屋顶的最南端,悄悄探出头来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久违已久的你们班。班上有将近一多半的人,既有过去的生活委员、四眼儿等熟人,也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旧相识;但我搜遍了教室里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有发现你的身影。
    黯然感到失落之下,我不禁转回身来,发现学校下面的村庄已经彻底被白雪覆盖,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在灯光的映衬下,我所在的房顶,清晰地印在下面的雪地里,虽然当时高高在上,却仿佛躺在光秃秃的山顶上,稍有不慎就很容易被人发现。
    为了安全,我不敢再有大的举动,就像是放置在房顶上的一根木头,仰面直挺挺躺在那里。借着灯光,纷纷洒洒的雪粒就好像天空中开了闸门一样,无休无止掉将下来,砸在我身边的瓦片上沙沙作响;冷风顺着袖口和裤管,无孔不入地搜刮着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感觉骨头缝里都嗖嗖地冒着凉气。


聚合标签:

有用+1! ()

上一篇:二七祭

下一篇:学升,小年快乐!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用户名:

    验证码:

站点信息

  • 建站时间:2018-10-24
  • 文章统计8931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网站地图百度XML地图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客服在线

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