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殡葬资讯 > 丧葬文化丧葬文化

那年冬天不冷

管理员2020-01-16【丧葬文化】人已围观

简介外面又飘起了细雨,让我感觉到比前几天更冷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冷好像更敏感了。烤着火,还在一直喊冷,冷啊...... 打开族网,望着父母的遗像,天堂里有春夏秋冬吗,天堂里冷不冷啊,望着父母慈祥的面孔,不觉想起了那个冬天,那个

外面又飘起了细雨,让我感觉到比前几天更冷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冷好像更敏感了。烤着火,还在一直喊冷,冷啊......
打开族网,望着父母的遗像,天堂里有春夏秋冬吗,天堂里冷不冷啊,望着父母慈祥的面孔,不觉想起了那个冬天,那个飘着雪花的冬天。仿佛又漫步在家乡的小路上,四周的杂草丛中,越冬的庄稼叶子上,铺满了薄薄的一层积雪;还有那落光了叶子的,光秃秃的树枝上,就像一朵朵白色花开满枝头。好喜欢这种白色,只可惜,我身在南方,这样的雪也少见。那一年是个例外,那几天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地上有积雪,厚的时候,一半天的时间还不见完全融化,阴暗潮湿的地方,下午都还能看得到积雪......
那是2008的一月,那年的雪啊,对我少见到雪我来说,真是叫做那个大。那一年我的母亲已经不在了。家里就我和父亲,没有了母亲,少去了昔日的笑语喧哗,但是温暖依旧。因为家里只有我和父亲,我知道了什么叫做相依为命......
父亲耳朵严重失聪,我嫌和他说话费劲,很多时候,根本就不说话,干脆以手代口。父亲能读懂我的每一个手势,我们都不会哑语,我也试着用这些和哑巴交流过,但是我失败了。说明我这不是哑语,这一切只是我和父亲之间独用的语言。有时候,太复杂了,我也比划不出来,我就写字给他看。因为这样,我习惯了沉默,习惯了用眼神,用肢体语言来表达我的内心,可是现在没有人能懂我。
母亲走后,父亲改变了很多。因为我每天忙碌田间劳作,他见到我太忙了。从来不下厨房的他,开始学煮饭,就因为他怕我太累了。每天中午,他会煮好饭,等我回家。冬天里,我上午出门以前,要将中午需要的菜弄好。父亲老了,加上身体不好,不能着凉的。还记得有一天,出门的时候忘了把菜弄好,结果,到了地里才想起了。我只得返回家里,将中午需要下过的菜切好......
那天,天空中飘着雪花。我跟着邻居进了山,打算去山里找首乌。(冬天,农闲季节,人们无事的时候,就会找一些"小钱")看他们挖首乌一天要挖很多,一天下来,还有很不错的收入呢。所以我也跟着进了山。由于走得匆忙,走的时候没有跟父亲说。在山林里,转悠了一天。只可惜,转山不是我的强项,我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只找到了很少的一点点)。那天雪一直在下,很少见到过这样的,白天也下雪,这一天应该是最冷的吧。当我回到家里以后,父亲就在抱怨我:走的时候不跟他说一声,让他冒着雪到处找我,结果还是另一位邻居看到我进山了,尽到父亲在找我,跟他说,我是进山了。让他不要再找了......
说实在的,其实是家里那份温暖,让我感觉不到冷。飘着雪花的天空下,父亲拄着拐杖到处找我......不回家,有人到处找你、回到家里,有人煮好饭在等你回来。这份家的温暖,真的让我忘记了自然界的寒冷......下地干活的时候,脚就像站在水里一样,半天都温暖不过来,但那又算什么呢?在刺骨的河水里洗衣服,冷吗,其实不冷......


聚合标签:

有用+1! ()

上一篇:还好吗?我的大哥

下一篇:国事家事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用户名:

    验证码:

站点信息

  • 建站时间:2018-10-24
  • 文章统计8931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网站地图百度XML地图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客服在线

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