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殡葬资讯 > 丧葬文化丧葬文化

哭母亲

管理员2020-01-16【丧葬文化】人已围观

简介一场亳无征兆的大雪在这个冬天开始不久的夜晚落满了老家的每一个角落寒气咄咄逼人般让人无处躲藏母亲最终没能挺过午夜的严寒断若游丝的语言洒落尘世的最后一声长叹如雪夜里的寒

  一场亳无征兆的大雪

  在这个冬天开始不久的夜晚

  落满了老家的每一个角落

  寒气咄咄逼人般

  让人无处躲藏

  母亲最终没能挺过午夜的严寒

  断若游丝的语言

  洒落尘世的最后一声长叹

  如雪夜里的寒霜

  冰封了我的双眼

  麻木了我的身躯

  照例的超度已毫无新意

  只是感觉

  那深沉的鼓锤似在敲打着我的心肺

  低婉而哀怨的唢呐放大着我的呜咽

  痛,惊醒不了熟睡的母亲

  悲,再也不能打搅母亲的长眠

  在乡亲们的主持之下

  我把母亲留在了乡下

  留在了老家冰冷的地下

  那是她和父亲永远的家

  我唯一最奢望的

  就是想知道

  母亲是否会和父亲

  相互搀扶着

  和以往一样站在村口

  目送我搭上回城的班车

聚合标签:母亲

有用+1! ()

上一篇:穿越生命隧道

下一篇:爸爸,马年到了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客服在线

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