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殡葬资讯 > 丧葬文化丧葬文化

被遗忘的爱

管理员2019-12-04【丧葬文化】人已围观

简介 在我的印象中,和奶奶不大亲热,不像我和爷爷那样。记得小时候,只要爷爷领我到街口溜达,一定会给我买上一大堆零食,然后爷俩坐在小卖部的台阶上美美地吃一顿,看那车来车往。而奶奶裹着小脚,不大出门,常常盘着腿坐在火炕上发

   在我的印象中,和奶奶不大亲热,不像我和爷爷那样。记得小时候,只要爷爷领我到街口溜达,一定会给我买上一大堆零食,然后爷俩坐在小卖部的台阶上美美地吃一顿,看那车来车往。而奶奶裹着小脚,不大出门,常常盘着腿坐在火炕上发呆。头戴一顶白帽,格外干净。偶尔,奶奶也会给我讲几个故事,多是水泊梁山,牛鬼蛇神什么的,唯一记忆深刻的是她把李逵形容成“猪毛连鬓”引的我大笑,老掉牙的故事听多了也就忘记了。更多的时候,奶奶手抓一大把老牌在那儿鼓捣,那是一种长条状,上面画满了梁山好汉、铜钱方块的纸牌,我看不懂,自知没趣。奶奶很少做饭,总要等遛弯回来的爷爷做,常常招致爷爷满腹的牢骚。那时我总是认为奶奶不爱爷爷,不疼我,对谁都是那么冷淡,一如那冷冰冰的纸牌。

   一去数年,又是一年初春,枯草黄,雪未消。也是在那一年,疼爱我的爷爷走了,永远的走了,我哭的好痛……丧事办完了,奔丧的人散尽了,只剩下空落落的院子和孤零零的奶奶。奶奶依然盘腿坐在炕上,这次却要拿起瘦干的双腿叠放在一起,帽子戴歪了,有些灰土,她也没注意,鬓角露出稀疏的白发,再不见满面红光,只剩下褶皱一把,愈发苍老了。有人同她开玩笑,问:王忠玉(爷爷的名字)去哪了?奶奶一撇嘴,骂道:那个没良心的扔下我一个儿走啦。声音很低,又像是自言自语,接着又用那没有多少灵光的眼睛瞅着那裹了塑料布的窗子发呆……

   直到后来奶奶也走了,又过了很久,我才突然想起某一个夏天的黄昏,奶奶把我唤进了南房,摘下了戴了多年,已被指骨磨的不成样子的银戒指,给我戴上,那时她是笑着的,那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有几次还吐了血,而我却差点儿忘了这件事……

   我早已潸然泪下,奶奶是爱爷爷,疼孙子的。只不过她的爱被岁月一点点侵蚀,埋葬在过往,以至于被我深深遗忘……


聚合标签:

有用+1! ()

上一篇:2016年的除夕之日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用户名:

    验证码:

站点信息

  • 建站时间:2018-10-24
  • 文章统计6446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网站地图百度XML地图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客服在线

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