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殡葬资讯 > 丧葬文化丧葬文化

一世告别

管理员2019-12-03【丧葬文化】人已围观

简介亲爱的和贞: 今天,我带着多重身份来和你告别:我们是20余年的同事,我们一起做了八年德语系的系主任,你是我女儿的和妈妈,是和我搭班上课的老师,也是和我分享生命的欢乐与智慧的旅伴。我们俩身上有许许多多的不同,却有着难得的

亲爱的和贞: 今天,我带着多重身份来和你告别:我们是20余年的同事,我们一起做了八年德语系的系主任,你是我女儿的和妈妈,是和我搭班上课的老师,也是和我分享生命的欢乐与智慧的旅伴。我们俩身上有许许多多的不同,却有着难得的默契。这份默契让我们的工作有条不紊、临危不乱。虽然学校里没什么真正的危险,刚做系主任的几年里,因为不熟悉各项工作的进度、流程和安排,我们不断遭遇陷阱,又不断相互鼓励着想办法爬出来。现在想来,让我们平安走过一年又一年的就是我们对彼此的信任与尊重,体谅与关心,是我们坦然无疑的面对面,背靠背。外出开会时,每每有同行问我:你和和贞都是系主任,谁是正,谁是副啊,我都说,我们俩是一样的,没有高低正负,用我的一位老师的话来说,我们是肩并肩,一般高,而和贞的表述就是与众不同:我们俩是两个身子,一个脑袋,有事找谁都行。

 

对德语系的工作来说,的确如此。可是在生活中,我们俩还是有很多的不同。坐在我对面的她就像我的一面镜子。而就在我为这次告别做准备的两天里,镜子里的一幕幕在我眼前闪过。夜里,我甚至是想着想着就笑了,心里暖暖的。虽然见过她临终前几天的模样,每次想起她,眼前出现的都是她一副欢乐模样。

 

平日的和贞总是会把你逗乐,有她的地方,就会有笑声。按她的说法,她很自恋,特别爱自己的一双眼睛,她曾开玩笑地说自己最合适的职业应该是医生或护士,因为一戴上口罩,就只露一双漂亮的眼睛。现在做了教师,她依然做得美美的,工作这么多年,每次上一年级的课她都在开心地准备各种游戏,各种卡片。

 

当然,办公室里不仅仅会看到她工作的样子。她总是早早来到办公室,我来的时候,她已经开了窗,拖了地。忙碌过后,她会问,你没发现我穿了一双新鞋吗?这八年,她曾满脸得意地向我炫过她的漂亮衣服,她在云南带回的小手饰,她的红指甲……她似乎总有一个开心的理由,也总会得到她所期待的赞美。不过,有一次,我一来就发现她高高的马尾辫梢剪得齐齐的,忙问这是怎么回事,她说是老公剪的,不好看,就这样吧。说是不好看,她依然高高兴兴地去上课了,我知道她心里很温暖,世上有几个老公会这样不嫌麻烦呢?当然,也要问问有几个女人会像她这样不计较呢?

 

她不仅跟老公不计较,对我们的同事和学生也是一样。这几天,看各个微信群里,大家都在说她的笑容,她的爱心,她对教学的热爱与奉献。而我在这里还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她的明理与公正。这些年,系里、家里的事,只要心存犹豫,我都会拿来跟她商量,她总是会耐心地把问题说得明明白白。平日里,不管我做了什么决定,只要得到她的肯定,我都会很安定,因为我相信,那一定是客观公正的。所以,她对我的每一个评价,我也都很在意。虽然,论年纪,我比她大上半岁,论学历,也比她高,但我对她的欣赏和依恋却更多些。我总有很大的问题在思考,而她却脚步匆匆,不停地忙着去为她爱的每一个人去做事。常常正聊着,她就说:不跟你说了,我得回家了,豆子该回来了。有时也会多给我些时间,说我要去附近买些东西,你去吗?我就高高兴兴地陪她过去,虽然什么也不买,也不会说什么要紧的话,就是想和她再赖上几分钟,然后不舍地看她离去。可我知道,她有一个温暖的很大的家,一个很大的圈子,在我面前,她提过父母、兄弟、亲戚、同学、朋友、熟人、多少年前的学生……她为好多人在操心,也记得很多人的情。她会抽时间跑很远的路去看幼儿园的老师,因为她曾对她很好,她也总有时间和各个年龄段的同学和老师聚会。有一天,她又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她居然帮老妈找到了多少年前的大学同学。那么麻烦的事情,她却做得津津有味。

 

津津有味,这个词,似乎是她生命的一个特征。她吃起饭来,慢慢地品味,做起饭来,虽然量不大,却是美丽精致。记得她儿子还很小的时候,我去她家里,看到她正在包饺子,我一去就要我一起吃,我一看每个饺子都像拇指姑娘那么大,真不知她怎么那么有耐心擀出那么小的皮,包那么小的饺子?在办公室里,她会把用过的打印纸裁成四份,夹起来,那就是她的,慢慢也变成我们的记事本。她还会仔细地把需要报销的出租车票一张张贴好,看我不喜欢做,她就说,拿过来,我给你贴,我特别喜欢干这样的事情。现在想来,各种心灵鸡汤里劝诫大家活在当下,专注当下的话,和贞其实一直都在践行着,只是她好像天生就会。印象中,绝大多数情况下,她都知道事情应该怎么做,不需要像我一样思考论证。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我皈依了,禅宗。十几年后,也就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通电话时,她又告诉我,我改信上帝了,因为一个特别的机缘。我说,好啊。我知道,不管信什么,她都是一个修行者,而且在我看来,她的达观、智慧与爱心并不都是后天修行来的。

 

虽然疾病与死亡她不得不承受,但她心里记挂的依然是尊严,是他人的感受。为了理解和贞所面对的处境,我特意买了抗癌灵修者写的书,看过后,觉得可以推荐给她看,她却淡淡地说:我不想总是提醒自己在生病。在医院里最后一次见她时,我拉着她消瘦的手,却什么也没说。回来的路上,同去的于老师突然说,和贞居然在幻觉中看到的是自己在比赛,竟然做这么现实的事。我随口说,和贞活得就是很投入。的确,这一世,她停留得虽然短暂,却投入、珍惜、真心而快乐。即便是她在最后一段时光里所承受的痛苦也并不一定就是绝对的坏事。毕竟,这个世界我们懂得并不多。

 

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和贞的眼睛灵动而美丽,所有的真和善都在那里闪亮,我想,她的心是慈悲的,她的灵是神圣的。作为一个平凡而低调的人,她给我们留下的一切要我们慢慢领会,慢慢思索。最后,一向克制的我衷心向你说一声:亲爱的,我是真的很爱你。

 

和贞老师同事:姜丽


聚合标签:

有用+1! ()

上一篇:写给最亲爱的和老师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用户名:

    验证码:

站点信息

  • 建站时间:2018-10-24
  • 文章统计638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网站地图百度XML地图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客服在线

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