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殡葬资讯 > 丧葬文化丧葬文化

冬至追思父亲

管理员2020-03-08【丧葬文化】人已围观

  安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思绪挖出我埋在心底最深的记忆:

  父亲28岁时有了我,我34岁时没了父亲。那时父亲患了胃癌,癌细胞侵蚀得没了骨骼,也许父亲直到最后离开我们时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疾病夺去了自己的生命,这是我们和父亲之间最大的秘密。我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对得起老人家一世的诚信。我们只能偷偷地把眼泪往肚里咽。

  都说父爱如山,坚强、刚毅的身躯,就这样被病魔压倒;都说父爱是海,伟岸、挺拔的腰杆,就这样被无情压垮。看到平时微笑总是挂在脸上的他,被痛苦环绕,紧蹙眉头,深现皱纹,我们不禁心如刀绞;看到平时雷厉风行已成习惯的他,被病魔折磨,面色苍白,骨瘦如柴,我们不禁悲痛万分。

  父亲走了许多年,我一直都难以忘却临终前的那一刻:牵着我的手,紧紧握住,看看我,再看看老伴,我明白父亲这是把照顾母亲、帮助弟弟的担子交给了我,我含泪用力点点头,他才安详的闭上双眼,再也没有睁开。

  我过去不吸烟,却永远忘记不了父亲抽烟的模样。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也慢慢有了这个嗜好。也许我已经长大,也许我在抽烟的动作里找到了多年前父亲的那种感觉。急急吸上一口浓云,仿佛把家庭的责任收入心扉,牢记义务,来担当自己毕生的为人处世;缓缓吐出一口轻雾,仿佛把生活的烦恼排出体外,振作精神,去完成父亲未竟的家庭事业。

  多少回,我梦里又见尊容;多少次,我醒来难觅亲情。

  那年我丢了,父亲找到我;而现在,父亲丢了,我却找不到他。父亲没了,以后还有谁能把我再找回来呢?

  通往天国的路只有单行道。我只能在心里祈祷父亲可以在哪里过得更好,同时保佑母亲与我们兄弟三人以及全体家人一路平安,一生安康。

  写于2011年12月21日

聚合标签:

有用+1! ()

上一篇:悼亡夫

下一篇:抹不去的亲情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本站推荐

[!--temp.k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