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殡葬资讯 > 丧葬文化丧葬文化

怀念外婆

管理员2020-03-01【丧葬文化】人已围观

简介我和姐姐都是外婆带大的,从我记事起外婆就跟我们生活在一起,那时父母工作都很忙,都是外婆在为我们操持家务,在外婆的精心呵护下,我和姐姐快乐、健康地成长,童年时的我们整天都围在外婆身边,对外婆的依赖甚至超过了父母。

  我和姐姐都是外婆带大的,从我记事起外婆就跟我们生活在一起,那时父母工作都很忙,都是外婆在为我们操持家务,在外婆的精心呵护下,我和姐姐快乐、健康地成长,童年时的我们整天都围在外婆身边,对外婆的依赖甚至超过了父母。记得1978年我上五年级时,因为离开重庆太久很想念家乡,外婆不顾我们的苦苦挽留执意回到了重庆,外婆走后我们全家很长时间都无法适应,总感到家里空荡荡的。1979年因为同苏联关系紧张,妈妈把我和姐姐都送回了重庆,这让我和姐姐开心不已,因为又能同外婆在一起生活了,那一年虽然远离父母,但我们并不孤独,在亲爱的外婆身边,我和姐姐依然生活得很愉快。但好景不长,一年后父母让朋友接我们回新疆,外婆虽然舍不得我们走,我们也依依不舍,不愿同外婆分离,但最终还是回到了父母身边。

  1987年大学毕业时,我和母亲回重庆去看望外婆,外婆见到我们十分开心!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但是母亲的探亲假到了,我们必须回新疆。离别总是使人伤感,一句“相见时难别亦难”是当时真实的写照,我记得外婆送我们走时两眼含泪,我和母亲也不忍同外婆分离。

  最后一次见到外婆是1991年我刚结婚,同父母、老公一起回到重庆,头一次见到外孙女婿,她老人家高兴极了!一身军装的老公让外婆天天看不够。因为还要去广东,我们在重庆只住了一周,也没有好好陪陪外婆,总想到以后还有机会去重庆看望她,但没想到自己却再也没有机会和外婆见面了,那次一别十几年成为永诀,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这次外婆病重的消息传来,我十分耽心,无奈单位工作繁忙,实在走不开,无法请假到她膝前尽孝,只好每天一个电话询问外婆的病情,心里时刻牵挂着外婆的安危。当4月15日母亲电话告知我外婆病逝时,我突然脑中一片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随后便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忆起跟外婆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些难忘的往事因为外婆的离去变得格外清晰,这些年虽然只是逢年过节给外婆寄钱,但却忽略了同外婆近距离的交流,甚至电话也很少打,可如今百岁高龄的外婆离开了我们,再也感受不到她的关怀和温情,她告别了令她眷恋的尘世,却给我留下了无法言说的遗憾,真的好后悔没能在外婆临终时守在她的身边,这个遗憾成为我心底永久的伤痛,却再也无法挽回了。

  亲爱的外婆,您虽然离开了我们,却留下了太多太多的亲情回忆在我们的记忆深处,我永远不会忘记您!您的外孙女会祈求上苍:愿您一路走好!

聚合标签:怀念

有用+1! ()

上一篇:写给母亲的信

下一篇:写给妈妈的信74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客服在线

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21:00